《三国演义》的导演在幕后讲述了一个故事只有“好”的电影才能制作

《三国演义》的导演在幕后讲述了一个故事只有“好”的电影才能制作

第94版导演《三国演义》讲述了经典的幕后故事:只有“好”可以拍摄

新京报采访导演张少林、蔡晓青和张忠义,讲述经典的幕后故事

为了不辜负三国城,只有“好”可以拍摄

94版84集电视剧《三国演义》。分为五个部分:《三国演义》 (1-23套)、《群雄逐鹿》 (24-47套)、《赤壁鏖战》 (48-64套)、《三足鼎立》 (65-77套)和《南征北战》 (78-84套)。王福林为首席董事,蔡晓青、张少林、孙光明、张忠义、沈好放为分公司董事。《新京报》记者日前采访了蔡晓青、张少林和张忠义。他们回顾了过去在指导戏剧方面所做的艰苦工作,并对当今影视圈的形势提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蔡晓青:跑遍北京郊区拍摄黄巾起义

蔡晓青在拍摄《三分归一》之前拍摄了《三国演义》、《三家亲》、《蹉跎岁月》和其他写实戏剧,从未拍摄历史剧。“如果你说你不做你从未做过的事,你将一事无成。”蔡晓青做了很多案头工作。“首先,通读作品,了解《中国姑娘》的故事、主要人物以及人类习俗的各个方面。只有心中有更多的东西,小说和戏剧的内容才能变成形象形式。”蔡晓青负责拍摄28集,从第1集《三国演义》到第7集《桃园三结义》,第24集《凤仪亭》到第44集《跃马檀溪》,“哪个导演将拍摄哪个部分由领导小组安排。”

关羽的胡子又细又厚,他一直在想这个问题。

由于1994年以前有许多清朝的电影和电视作品,“我们对当时东汉三国的气氛了解不多。从皇宫到普通人的生活场景,在美术方面做了很多工作。”

《回荆州》中人物的诞生,除了演员本身的表演之外,化妆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“比如关羽,他的胡子比别人难多了,因为小说太具体了,他的绰号是大胡子男,他的胡子、头、眉毛都是化妆师勾的,工作量很大,勾多少?有多薄多密?多长多短?以什么形式?在展示观众看到的图像之前,他们都在反复思考。”

在服装设计方面,服装设计师也做了大量的考证。“根据角色出现的不同场合,会有不同的服装。例如,刘备、关羽和张飞一开始都是草民。后来刘备为主公,关羽、张飞为将军,服装都变了。”

王云和《丢Sim的故事》在密室中密谋分裂吕布和董卓的父子。根据蔡晓青的记忆,这个场景最初是在一个小房间里拍摄的,这个小房间被认为是王云家的一个密室。在基本演员的后面是一堵墙。结果是人们被贴在没有景深的墙上,效果不好。“场景结束后,《丢西姆的发饰和王云的衣服的故事》有什么问题,所以我申请重拍。”

蔡晓青向领导小组申请重拍这部戏。后来,在王云甫的亭子里讨论了丢Sim和王云的故事。亭子下面是水。“这种环境有深度和视角的关系。此外,水的反射会有光和影。光影会在《丢西姆的故事》的脸上晃动,引发人物的情绪。演员可以在不表演更多的情况下展示角色内心的混乱。此外,剧中人物的化妆和头发都被重新制作了,直到我改变了,我才认为这是正确的方式。”

“虎牢关三次英国对吕布的战争”也是一个暂时的场景。在延庆官厅水库旁的康熙草原上,“建在空地上的虎牢关在拍摄一两年后就会消失。”

此外,黄巾起义的照片是在延庆墨田拍摄的。“选择这部戏的场景花了很长时间,我们几乎走遍了北京郊区。因为要拍摄这种戏剧,首先必须在荒野中,其次必须没有电线杆,否则它会被磨损,而且它必须符合画面的意境,而不仅仅是看荒地。”

后来,无锡建成了三国影视城。蔡晓青,深深的我

张少林正式加入多元化总监团队后,工作人员带张少林参观了三国城的所在地。张少林对其硬件设施非常兴奋。“当我拍摄《三国演义》时,我只为一集投资了10万元。当我到达《战争与和平》制作团队时,我发现一集的费用超过了100万元。我拍了《三国演义》的照片来借风景、寺庙和公园。我没想到会拍《杨家将》的照片来建造一个特别的三国城。当时,我很兴奋。向生产团队汇报后,我一周都睡不好觉。我有创造的冲动,觉得机会来了。”

张少林的兴奋不仅在他的嘴里,也在他的行动中。他工作非常努力,充满激情。他用河北方言形容自己“讨厌工作”,意思是他想马上完成工作。”我是一名摄影师、导演和摄影师.”

“技术是第二位的,激情是最重要的.”这是张少林在采访中不断强调的一点。“技术工作让人感受到工作的吸引力。我们用图片来讲述故事,不管有没有心情,只要有一点热情,我们都可以在图片中展示出来。”

为了拍摄《三国演义》,张少林走遍了半个中国,“在北京、延庆、涿州、青海和云南、贵州、四川边境拍摄,至少两三个月。春节是在云南、贵州和广西的边境庆祝的。”张少林不仅自己在片场奋力拼搏,还带领整个团队一起战斗。“有一次我蹲在那里拍司马懿的戏,一个副局长跑过来对我说,导演,大家都累得不能休息了。我把腿伸出来,脚踝肿得很厚,成了一个大坑。读完之后,他不再说他想休息了,默默地离开了。”

喜欢用“烟雾”来增加历史感和沉重感

拍摄时,张少林喜欢用“烟雾”来增加历史感和沉重感,并对比气氛中的故事。“现在有些历史剧太‘干净’了。烟雾的增加使得古代战争中的烟花更加悲惨。”张少林自豪地说,“每次样品送回来,王福林都会表扬他们。我没想到张少林会有这种氛围。”

小说夸大了著名的空城战略。诸葛亮似乎天生会弹钢琴,而且能应付自如。但是张少林把它变成了一场无助的冒险。面对司马懿的军队,他想不出一个主意,就朝钢琴扔了一把扇子。这种无意的举动让他想到了弹钢琴。在门楼弹钢琴的时候,突然一根弦断了,诸葛亮汗流浃背,他旁边的男孩也很紧张。这些细节使诸葛亮的形象更加合理。”

这种待遇避免了鲁迅“刘备厚如假,诸葛亮智如妖”的批评。张少林也将诸葛亮神化的地方人性化了。例如,“诸葛亮灭群星”。在小说中,魏延走进房间,踢翻了灯。诸葛亮认为魏延毁了他的事业。张少林觉得诸葛亮做错了什么,想修理它。于是张少林设计了这样的场景:诸葛亮那天被大风吹坏了。魏延前来报告这一事件,一刮风就闯进帐篷,吹灭了灯。这种待遇减轻了魏延的过错,批判了诸葛亮的主观臆断,塑造了诸葛亮的复杂性。

张忠义:打破规则播放《卧龙孝道》

张忠义是《杨家将》第94版的多元化导演之一,拍摄经典短片如《卧龙孝道》、《姜维之死》和终曲《三分返金》。根据张忠义的说法,《三国演义》的最终结果是两句话——:“探索古今成败的原因,考察天人沉浮的变化。”

诸葛亮为周瑜哭泣。这是真的还是假的?

“卧龙调笑”是《三国》的经典片段之一。早在《三国演义》第94版开拍之前,《卧龙悼念死者》就已经有了多种表现形式,如歌剧、歌谣和电视剧。然而,这个故事长期以来一直有争议。有些人认为诸葛亮在假装哭。为了巩固孙刘联盟,他去悼念死者。有些人认为诸葛亮真的哭了,因为他有政治宽容,出于对他ta的同情,他向周瑜表示哀悼

吊唁纸钱,剧组女同志剪了一天一夜”当戏正式开始时,张忠义设计了三个阶段。在第一阶段,诸葛亮在周瑜的灵堂外喊“公瑾,我迟到了”。然后诸葛亮和他的随从穿着便衣出现了。开幕式采用古代戏曲中的“先听声音后见人”的方法。张忠义称之为“第一声雷声”。为了营造气氛,诸葛亮的四个随从手里拿着四个大棍,棍头上拿着一大串纸钱。诸葛亮呜咽道:“公瑾,你慢慢走。”四根大柱子荡来荡去,纸钱满天飞舞。根据张忠义的记忆,当时使用鼓风机不方便,所以他想到用鞭子的原理把绳子绑在杆子上,把纸币绑在绳子上,让纸币像鞭子一样飞舞。生产队的女同志把四根纸钱剪了一天一夜。

接着诸葛亮走进灵堂。”按照原来的故事发展,诸葛亮出现后,几个东吴将军准备杀了他,赵云上前一剑出鞘后,戏停了。矛盾已经达到顶点,无法解决。解决这一矛盾的办法主要是利用外力——鲁肃下台,邀请孔明先生进入寺庙。在今天的电影和电视剧中,许多矛盾也是通过外力分散的。”张忠义说,他感谢唐国强的忠告:剑掉了以后,诸葛亮双手接过剑,还了回去。“这个想法太好了!不是通过外力,而是通过角色自身的感情来解决冲突。这一举措将该剧推向了一个更高的水平。”

于是,张忠义当场修改了计划:诸葛亮把赵云推到一边,慢慢地从地上弯腰捡起剑,双手握在东吴将军手中。苏州的几个将军被制服了。在另一张特写镜头中,唐国强慢慢抬起头,眼里含着泪水,表达了他复杂的感情。“还有一个重要的潜台词是诸葛亮是真心哀悼周公谨的,你要杀了它!这是诸葛亮的胸襟、气度、智慧和勇气,还有一些委屈。这个镜头是我们戏的核心镜头,唐国强非常理解。虽然这部戏只修改了几个场景,但它使得从人物的性格出发成为可能,并创造了诸葛亮的伟大智慧和勇气的真诚感情。”

第二阶段是诸葛亮哭着说周瑜。这条线很长。如果演员被允许站在那里阅读,那将是枯燥无味的。于是张忠义想到了一个办法:在不违背汉代风俗的前提下,他用四幅丝绸画(类似西汉墓出土的“绯衣”)来描绘周玉刚一生的四个阶段,即出山、娶小桥、赤壁之战、孙刘结合。诸葛亮被允许边走边唱,这样画就看起来很好,观众也不会觉得台词太长。

第三阶段是该剧的高潮。诸葛亮送上帛画后,用古琴弹奏了周瑜的《三国演义》,念出“灵魂如灵,向我的心灵学习:从今往后,我的知己在哪里?”突然绳子断了,人群痛哭流涕。诸葛亮不由自主地哭了起来,一边喊着“公瑾,慢慢走”,一边跌跌撞撞地走向讲台,用头撞着棺材,一边喊着“公瑾,我也来。”这时,镜头切换到几名吴栋将军,他们以前曾想暗杀诸葛亮。他们已经放弃暗杀,和诸葛亮一起哭泣…

这部戏之所以能给人们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,实际上是因为张忠义的大胆突破,“按照汉代的礼仪,人们不能上讲台。然而,考虑到开头的场景,没有那种语气我无法忍受。我们还是决定打破这个规矩,让诸葛亮哭着撞上地上的棺材,达到高潮。”

打雷,四幅画,突破。张忠义用这三个图案完成了《卧龙哀悼》,他对这部戏很满意。这出戏确实突出了诸葛亮的伟大智慧和勇气,以及他的人文情怀。我只是花了些时间来摆弄它。”

从《姜维之死》到《姜维不能倒下》

除了《卧龙孝道》,张忠义设计了经典

因此,在《三国演义》的第94版中,魏军包围了姜维。姜维拿起剑,慢慢后退。他靠在柱子上大声喊道。他用剑刺穿腹部,双手张开,眼睛睁得大大的,把身体牢牢地固定在柱子上。然后雷声和闪电来了,雨倾盆而下。这时,司马昭的谋士邵悌上前对姜维的遗体说:“消灭蜀国不是将军的罪行,而是后主的罪行。”又一声霹雳过后,姜维低下头,双手闭上眼睛。

这部《姜维之死》感动了很多观众,也让张忠义达到了预期的效果。“看完之后,观众绝对不会去调查哪里”胆大妄为就像鸡蛋一样。”

采访/新京报记者徐梅林和张赫武陟

更多精彩文章,尽在https://www.apnaroute.com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