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临沭有一个村级档案见证了70年的乡镇巨变

山东临沭有一个村级档案见证了70年的乡镇巨变

小麦收获季节到处都是金色的。一条风景优美的人工河流将彝(河)分为蜀(河)。杨树林的两边,密集的转弯,洒满斑驳的灯光。记者穿梭在树林中,仿佛在绘画中行进。

画的结尾是山东省临沂市临沭县曹庄镇朱村。

朱村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工作和战斗的“红色村庄”。1940年初,八路军两支队伍进入朱村。村民们建造房屋,筹集军用物资。朱村成了一个要塞村。1944年除夕,日本和伪军袭击了朱家村。115师第四师“四人帮”的官兵赶到现场,为保护朱村人民的生命财产英勇战斗。从那时起,每年新年的第一天,村民都要向烈士赠送第一碗饺子。

2013年11月,总书记习近平视察山东时来到朱村,在抗日战争初期成立的党组织前观看模范村的历史展览,了解革命老区群众的生产生活。总书记强调,生活每天都在好转,但我们不能忘记历史、为新中国诞生而奋斗的烈士和为革命做出巨大贡献的老区人民。

时间已经留下了它的印记和历史。朱村建立了山东省第一个村级档案。它们被分为不同的类别,包含10类档案中的7,000多卷(件),包括会计、土地、文件和组织。他们更完整地记录了新中国成立前后的历史轨迹。

近日,记者走进朱村档案馆,通过泛黄的纸张找到了朱村人民斗争的精神源泉。他还目睹了革命老区一个小村庄70年的巨大变化。

五张清农业税券

开征农业税2600多年后退出历史舞台,多给少取少放。农村充满了戏剧和戏剧。“让农民过上好日子是党的好政策,”70岁的王陈静,黑皮肤,白头发,走路时鞋底沙沙作响,提到了这个村庄的历史,但知道很多。

朱村曾经属于郯城县,后来属于临沭县。说起来,朱村有一些“假名字”:村里没有朱家,近90%的农民姓王。明朝十五年,郑德掌权时,胶州国王和他一起搬到这里,娶了一个妻子,定居下来,生活繁衍,最后成为一个显赫的家族。因为村子东边的沙丘被道路包围着,它们就像九条玩珍珠的龙,因此得名“珠村”。此后,村民们倡导斋藤优子哲学,并将其改为“朱村”。

王陈静早年务农。改革开放后,他从事个体经营。1998年下岗后,他四处搜集与乡村历史和抗日战争有关的史料。2012年,他参与了乡村历史博物馆的建设,并成为志愿者翻译,被称为“王主任”。

走进朱村的档案陈列室,王陈静来到一个陈列柜前,指着五张皱巴巴的纸,看上去很自豪。”许多游客说他们从未见过这个物体!”

五张纸条,上面写着“上岗证”,有些不完整,有些难以辨认。“郯城县,山东彝族的首府,已经颁发了收钱和粮食的许可证,王春已经从咸丰接收丁音六年”的字样可以依稀分辨出来。“这是清朝的农业税法案。当时,农业税叫做“地丁税”王陈静介绍。

农业税作为一种在农村征收的税收,来源于农业,直接由农民承担,在中国已有2600多年的历史。新中国成立后,农业税长期以来一直是国家财政的重要来源。

1951年,朱村首次登记了每亩土地的产量,改变了以前估算产量和税收的历史。

从现有的书籍判断,朱村的完整记录始于1953年。从那年起,朱村的g

随着农业生产水平的提高,20世纪70年代,村里小麦、秋玉米和高粱的轮作使粮食产量大幅增加,最后王陈静饱餐一顿。1975年,朱村粮食总产量达到60.96万公斤,征用公共粮食4.67万公斤,缴纳农业税3939元。

进入20世纪80年代,小麦已经成为农民的主食,红薯和玉米已经淡出餐桌。1982年,朱村粮食总产量为1092500公斤,征收33000公斤。他实际上支付了116,500公斤的公共粮食和4,635元的农业税。

自1983年以来,朱村实行了与产量挂钩的家庭承包责任制,并根据承包人口将公共粮食任务分配给家庭。该村只负责发布任务通知。农民必须自己在粮食管理处缴纳公共粮食。他们可以付更多,但不能少。国家将根据商定的粮食价格支付超额付款。剩余部分也可以由农民买卖。“今年以来,朱村的会计报表变得更加简单,村干部的负担也越来越轻。”李光茹是前生产团队会计师,他说。

新世纪以来,16个中央一号文件相继以“三农”为重点,一系列农业重大政策出台密集,力度大,覆盖面广。自2006年1月1日起,中国全面取消农业税,这对中国农业发展具有划时代的意义。

看着旧账本,李光茹深受感动:“你不仅不用交税,还得弥补!”到2016年,朱村每年将种植小麦1287亩,国家补贴125元/亩,种子补贴1.34元/公斤,农业柴油补贴10元/亩。”党的好政策使农民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”李光茹笑着说道。

一场“民事诉讼官”的诉讼

一份土地档案,打赢了一场官司;让现代农业焕发生机的“保证”。木槌清脆地落在桌子上。

曹庄朱桢村在临沭县获胜!2001年,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,大关庄水利枢纽水闸被鞠躬归还。

非汛期,农田因蓄水而遭到破坏,朱村粮食生产被切断。此案成功的关键是朱村的土地档案。

1951年,沂河与蜀河之间实施了一项重点水利工程:挖掘“沂河洪水分流蜀河”,实现沂河洪水由东向南分流蜀河,缩短海与海的距离,整体解决鲁南和苏北的洪水问题。

然而,这个项目给朱家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。1998年4月,大官庄水利枢纽水闸一度蓄水,造成朱村近1000亩麦田被淹,小麦生产中断,影响到全村四分之一的人口。

重复调解失败。次年秋天,朱村起诉沂沭河管理处和大官庄水利枢纽水闸。

法院一审判决沂沭河管理处和大观庄水利枢纽闸管负全部责任。被告拒绝接受判决,认为“涵洞渗漏是工程质量问题,不应仅由管理单位负责”和“200多亩淹没土地不是村民的土地”,并提起上诉。

第二次审判开始了。桌子上有一份《土地房产所有证存根》。“这不是我们的土地吗?看看我们已经登记的房屋和土地所有权证书!”朱村的农民有充分的理由。

对方接过凭单,看了一遍又一遍,然后面面相觑,说不出话来。

这张土地所有权确认存根填写于1952年1月7日。它是垂直排字的,用毛笔书写,用小写字母完成。每个家庭有一页纸,被装订成8卷。户主的姓名、人口和土地的英亩数、位置、类型、四个维度、长度和宽度以及房地产的四个维度都清晰而详细。这些存根的原件保存在手中

每个家庭的固定生产配额和公平公正的土地分配是关键。为了保证公平,第一轮合同到期后,1992年朱村再次按照房、田、场、园统一计算的原则对土地进行了调整,使分配更加合理,为后续的土地流转奠定了良好的基础。

但是,无论如何改变,农村土地的集体所有制都不能变得崩溃,耕地不能变得更少,粮食生产能力不能变得薄弱,农民的利益也不能受到损害。为了稳定和改善农村土地承包关系,维护农民利益,国家于1997年颁布政策,在第一轮承包的基础上,将承包期再延长30年。

现在,朱村的每个家庭都增加了一个新的笔记本,上面有红色的封面和镀金的字体,名为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》,每个家庭都会认真收集。

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,农民外出打工逐渐成为常态,农村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已成为趋势。然而,承包土地已被大公司和企业转让,农民不可避免地担心如何保护自己的土地权利。

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全面开展农村土地所有权登记发证工作。尝过确认土地所有权的好处后,朱家村的村民们一个接一个鼓掌:他们承包的土地已经转让出去了,他们不用再担心“失去”!

本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包含承包人信息、地块名称、代码、四个方向、基本农田是否可用、合同期限等详细信息。白纸黑字的法律文件给了农民充分的信心:有了这本书,即使农民进城买房定居,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仍然可以得到保护。

近年来,朱村现代农业蓬勃发展。村民不仅可以每年获得一亩土地1000元的流转租金,还可以在公园里当工人领取工资。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,要长期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的稳定和不变,并在第二轮土地承包期满后再延长30年,让农民有一个“安心”的感觉党委书记王季芹说。

两位省级劳动模范的证件和书籍

朱村,以及战争中艰苦工作的历史,都妥善保存在档案中。“这是朱家村人内心最深的力量和精神源泉”

档案陈列的墙上挂着几个证书,其中一个特别有吸引力。

奖状名称为《小麦丰产奖状》,内容为:“1959年授予郯城县曹庄人民公社朱村生产队,一个先进的小麦生产单位”。发行单位为“中共山东省委山东省委”,交存日期为1959年9月12日。

字体散乱、圆润、优美,筋骨高耸、陡峭。这是蜀同风格。记者猜测,这是在蜀同印刷的。

“哪里!”王陈静笑道:“这是时任山东省委第一书记舒通写的。”

这真的是舒通写的吗?毛泽东称舒通为“红军党内笔杆子”?记者急忙仔细查看。是的,有毛笔和书法的痕迹。

那一年,朱村小麦丰收。第八任省委书记王京选被任命为山东省劳动模范,他去省会济南领奖时带回了这份证书。”几位访问北京的专家和教授说你的证书很有价值.”王陈静津津有味地谈论着这件事。

事实上,王京选从该省带回的不仅仅是这些“宝藏”。

2014年1月6日,临沂的鹅毛在下雪,天空冰冷。几个人冒着雪,匆匆赶往朱村。

他们见到王陈静时,急切地说:“我们是市委组织部的。我们想借本书。”

book?王陈静有些惊讶。

“是的,1959 《山东省农业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单位代表会议典型材料》 . “来人解释道:“临沂现在只剩下一份你的了,所以我们必须把它存档。”他们借了这个

当时,朱家村的土地因“分解书”工程而变得不平,农业生产甚至旅游都陷入困境。然而,村民们支持这个项目的建设,就像他们支持八路军一样。他们既不依赖也不抱怨。后来,朱村的人们投入到农活中,填土、修河堰、建整块田地,用从河里挖掘出来的废弃土壤填满村前村后的废弃洼地,恢复挖河筑堤时被占用和破坏的零散土地,强制建设了400多亩土地。

2011年,王季芹当选为市委书记。第一件事是建立朱家村档案馆,重建朱家村抗日战争纪念公园,让“港八联”的故事流传下去,让军民和谐、生与死锻造的沂蒙精神代代相传。

多年来,这种精神力量已经在竹村人的心中生根发芽,转化为真正的生产力,并带来了新的生机。

在农忙季节,朱村的大多数人在周围的县工作,依靠他们勤劳的双手来增加收入。最远的一个去新疆做建筑承包商,另外两三个通过服装和家用电器致富,资产超过1000万元。

自2012年以来,王季芹通过土地流转先后种植了近1000亩葡萄园和梨园,建成朱村现代农业示范园区,平均每亩收入高达24000元。今年,又有一家外国服装厂来这个村子投资,并投入生产。

多年来,朱村的荣誉从省级转移到了国家级:

2013年11月,朱村成为“美丽乡村创建的国家模范村”;2016年11月,它被命名为“民族传统村”;2018年1月,“国家文明村”牌匾被归还。

2013年,季芹被评为山东省劳动模范。现在,他有了新的蓝图:继续挖掘清代民居、红色文化教育基地等现有旅游资源,保护传统村落,传承红色基因,让老百姓过上更加富裕的生活。

一个称职的团队

三会一课的制度已经维持了37年。“只有夯实基础,长时间打基础,才能取得丰硕成果”

为什么朱粲村要长期保持先进性?记者向王季芹征求意见。

王季芹沉思片刻:“关键是要建立一个好的基层组织和一个好的团队。”

早在1939年春天,朱村就成立了党支部,这是临沂市最早成立党组织的村庄之一。创始人王敬奎是第一任市委书记。1941年,他连续第二次担任沿海军区临沭独立营指挥官。1946年,他受命组织和领导一个干部工作公司支持东北。在旅途中,他遭到敌人的袭击,为了保护战友,他英勇牺牲了。他只有33岁。陈的展厅墙上挂着八位烈士的简历,其中一些人在抗日战场上捐血,另一些人献身于解放战争。最大的是33岁,最小的只有19岁,还有一个25岁的女人。

朱村党支部从来不含糊党建。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,朱村一直在建立组织档案。在档案中,组织建设登记表和支部委员会历年意见草案的记录非常完整。党员评价登记表和具有简单约束力的要点清单均可获得。基本信息很清楚,都是由刷工人复制的。

手写的《关于坚持“三会一课”制度的意见》引起了记者的注意。本《意见》写于1982年12月30日,“党员代表大会每月末召开,主要是总结和检查党的路线、方针、政策在1月份的执行情况和1月份的工作情况,并计划下个月的工作计划。党支部委员会将在每月28日前召开会议.党团会议将于每月20日左右举行.聚会课将在每个月初举行.

王季芹说,除了农忙季节,“三次会议等等

“夯实基础,搭建平台,只有经过长时间的努力,才能取得丰硕的成果。”王季芹说,近年来,朱村每年招收三四名党员,现在已经有84名党员。

“我写了很多入党申请书,但没有实现我的愿望。2016年,67岁的他终于入党了!”王陈静的脸上充满了骄傲。

更多精彩文章,尽在https://www.apnaroute.com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